首页 > 正文
杭州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有名,浙江癫痫医院电话多少,浙江治疗癫痫手术效果好吗

浙江中医治疗癫痫哪家好,安徽哪家医院治癫痫效果好,江苏专业的羊癫疯医院在哪,江西有那个医院能治疗癫痫,浙江中医讲解神经帅弱,杭州中医能治疗癫痫吗,上海治疗癫痫病有哪些药物,杭州有几家癫痫病医院,上海治癫痫什么方法好,在杭州哪里有治癫痫病的

  原标题:欠了28年的500元贷款今年终于还掉了

  来源:钱江晚报

将信用社收贷收息凭证夹入泛黄的账本,蓝文友感到很欣慰 遂昌县宣传部提供

  这段日子,一个尘封28年之久的诚信故事在遂昌县云峰街道传开:古亭村77岁的老人蓝文友为了归还欠银行的一笔500元死账,28年来数十次和银行交涉寻求归还。今年他“要挟”驻村干部并找到银行负责人,激活死账最终归还了贷款。

  “那是一笔公用贷款,群众出于信任,将钱放进我的个人账户。虽然银行减免并注销了这笔贷款,但放在我私人账户的钱一定要还上,不然我死都不能安心。”昨天,蓝文友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。

  1940年,蓝文友出生在遂昌县云峰街道古亭村。因为古道热肠且勤劳能干,他一直担任村干部。1989年,蓝文友任村主任,彼时村里在建设一个水利项目,于是去遂昌信用联社贷款4500元。当时村里没有集体账户,村两委开会后一致认为蓝文友诚实可靠,可以将贷款打到蓝文友的账户。

  水利项目建成一共耗去4000元,还有500元留在蓝文友的私人账户。工程竣工后,遂昌县水利部门随即将2000元水利补助打入银行贷款账户,当地政府全盘考虑古亭村的经济状况后又减免了余下的贷款,银行随后注销了这笔贷款。这样,留在蓝文友账户里的500元钱随即成为查不到的死账。

  有村干部私下建议把钱分了,被蓝文友拒绝,“村干部不能沾这点油水。”

  更多人让蓝文友自己留着钱,依旧被他拒绝,“国家的钱交给国家,存在我的账户由我归还,我保证不沾一点小便宜。”毕竟只有500元,时间一长大家都淡忘了,但蓝文友每年都会往信用社跑几次。

  因为这笔贷款已经被注销,在银行柜台前无法查到这笔贷款,蓝文友所以每次去柜台还钱都会被拒。每年蓝文友都要往银行跑一到两次,28年来蓝文友为还这笔死账去了银行数十次。

  

  除了蓝文友,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这笔死账,连遂昌县信用联社都已更名为遂昌县农商银行。只有蓝文友,念念不忘这笔钱。

  去年年底,村里要建蔬菜合作社,这个项目由遂昌县云峰办事处驻村干部张卫华负责。蓝文友几十年前就是蔬菜合作社负责人,也是蔬菜种植高手,张卫华很自然地就想到蓝文友,找老人聊天,听取建议。

  于是蓝文友看到了还款的希望,他觉得张卫华能帮他还上这笔钱。他将这笔死账的故事讲给张卫华听并“要挟”,想让他牵头还上这笔款。

  听完往事后张卫华很感动,随即找到银行负责人沟通数次,最终想办法激活了这笔死账。今年年初,蓝文友连本带息归还了615元,并拿到了那张印有“业务清讫”的收贷收息凭证。

  拿到凭证的那天晚上,蓝文友睡得特别踏实。几个月来,这件事只有蓝文友和张卫华知道。直到几天前,在一次会议上,张卫华讲起了这个故事,一个关于诚信老人的故事才流传出来。

  77岁的蓝文友目前还担任着古亭村党支部委员一职,是该村年龄最大的村支委。

  虽然年事已高,但蓝文友身体健康还能下地干重体力活。他将自己的健康归结于心态:“多做点好事,心安点,吃得饱点睡得好点,身体自然好了。”

责任编辑:张迪

  原标题:欠了28年的500元贷款今年终于还掉了

  来源:钱江晚报

将信用社收贷收息凭证夹入泛黄的账本,蓝文友感到很欣慰 遂昌县宣传部提供

  这段日子,一个尘封28年之久的诚信故事在遂昌县云峰街道传开:古亭村77岁的老人蓝文友为了归还欠银行的一笔500元死账,28年来数十次和银行交涉寻求归还。今年他“要挟”驻村干部并找到银行负责人,激活死账最终归还了贷款。

  “那是一笔公用贷款,群众出于信任,将钱放进我的个人账户。虽然银行减免并注销了这笔贷款,但放在我私人账户的钱一定要还上,不然我死都不能安心。”昨天,蓝文友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。

  1940年,蓝文友出生在遂昌县云峰街道古亭村。因为古道热肠且勤劳能干,他一直担任村干部。1989年,蓝文友任村主任,彼时村里在建设一个水利项目,于是去遂昌信用联社贷款4500元。当时村里没有集体账户,村两委开会后一致认为蓝文友诚实可靠,可以将贷款打到蓝文友的账户。

  水利项目建成一共耗去4000元,还有500元留在蓝文友的私人账户。工程竣工后,遂昌县水利部门随即将2000元水利补助打入银行贷款账户,当地政府全盘考虑古亭村的经济状况后又减免了余下的贷款,银行随后注销了这笔贷款。这样,留在蓝文友账户里的500元钱随即成为查不到的死账。

  有村干部私下建议把钱分了,被蓝文友拒绝,“村干部不能沾这点油水。”

  更多人让蓝文友自己留着钱,依旧被他拒绝,“国家的钱交给国家,存在我的账户由我归还,我保证不沾一点小便宜。”毕竟只有500元,时间一长大家都淡忘了,但蓝文友每年都会往信用社跑几次。

  因为这笔贷款已经被注销,在银行柜台前无法查到这笔贷款,蓝文友所以每次去柜台还钱都会被拒。每年蓝文友都要往银行跑一到两次,28年来蓝文友为还这笔死账去了银行数十次。

  

  除了蓝文友,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这笔死账,连遂昌县信用联社都已更名为遂昌县农商银行。只有蓝文友,念念不忘这笔钱。

  去年年底,村里要建蔬菜合作社,这个项目由遂昌县云峰办事处驻村干部张卫华负责。蓝文友几十年前就是蔬菜合作社负责人,也是蔬菜种植高手,张卫华很自然地就想到蓝文友,找老人聊天,听取建议。

  于是蓝文友看到了还款的希望,他觉得张卫华能帮他还上这笔钱。他将这笔死账的故事讲给张卫华听并“要挟”,想让他牵头还上这笔款。

  听完往事后张卫华很感动,随即找到银行负责人沟通数次,最终想办法激活了这笔死账。今年年初,蓝文友连本带息归还了615元,并拿到了那张印有“业务清讫”的收贷收息凭证。

  拿到凭证的那天晚上,蓝文友睡得特别踏实。几个月来,这件事只有蓝文友和张卫华知道。直到几天前,在一次会议上,张卫华讲起了这个故事,一个关于诚信老人的故事才流传出来。

  77岁的蓝文友目前还担任着古亭村党支部委员一职,是该村年龄最大的村支委。

  虽然年事已高,但蓝文友身体健康还能下地干重体力活。他将自己的健康归结于心态:“多做点好事,心安点,吃得饱点睡得好点,身体自然好了。”

责任编辑:张迪

  原标题:欠了28年的500元贷款今年终于还掉了

  来源:钱江晚报

将信用社收贷收息凭证夹入泛黄的账本,蓝文友感到很欣慰 遂昌县宣传部提供

  这段日子,一个尘封28年之久的诚信故事在遂昌县云峰街道传开:古亭村77岁的老人蓝文友为了归还欠银行的一笔500元死账,28年来数十次和银行交涉寻求归还。今年他“要挟”驻村干部并找到银行负责人,激活死账最终归还了贷款。

  “那是一笔公用贷款,群众出于信任,将钱放进我的个人账户。虽然银行减免并注销了这笔贷款,但放在我私人账户的钱一定要还上,不然我死都不能安心。”昨天,蓝文友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。

  1940年,蓝文友出生在遂昌县云峰街道古亭村。因为古道热肠且勤劳能干,他一直担任村干部。1989年,蓝文友任村主任,彼时村里在建设一个水利项目,于是去遂昌信用联社贷款4500元。当时村里没有集体账户,村两委开会后一致认为蓝文友诚实可靠,可以将贷款打到蓝文友的账户。

  水利项目建成一共耗去4000元,还有500元留在蓝文友的私人账户。工程竣工后,遂昌县水利部门随即将2000元水利补助打入银行贷款账户,当地政府全盘考虑古亭村的经济状况后又减免了余下的贷款,银行随后注销了这笔贷款。这样,留在蓝文友账户里的500元钱随即成为查不到的死账。

  有村干部私下建议把钱分了,被蓝文友拒绝,“村干部不能沾这点油水。”

  更多人让蓝文友自己留着钱,依旧被他拒绝,“国家的钱交给国家,存在我的账户由我归还,我保证不沾一点小便宜。”毕竟只有500元,时间一长大家都淡忘了,但蓝文友每年都会往信用社跑几次。

  因为这笔贷款已经被注销,在银行柜台前无法查到这笔贷款,蓝文友所以每次去柜台还钱都会被拒。每年蓝文友都要往银行跑一到两次,28年来蓝文友为还这笔死账去了银行数十次。

  

  除了蓝文友,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这笔死账,连遂昌县信用联社都已更名为遂昌县农商银行。只有蓝文友,念念不忘这笔钱。

  去年年底,村里要建蔬菜合作社,这个项目由遂昌县云峰办事处驻村干部张卫华负责。蓝文友几十年前就是蔬菜合作社负责人,也是蔬菜种植高手,张卫华很自然地就想到蓝文友,找老人聊天,听取建议。

  于是蓝文友看到了还款的希望,他觉得张卫华能帮他还上这笔钱。他将这笔死账的故事讲给张卫华听并“要挟”,想让他牵头还上这笔款。

  听完往事后张卫华很感动,随即找到银行负责人沟通数次,最终想办法激活了这笔死账。今年年初,蓝文友连本带息归还了615元,并拿到了那张印有“业务清讫”的收贷收息凭证。

  拿到凭证的那天晚上,蓝文友睡得特别踏实。几个月来,这件事只有蓝文友和张卫华知道。直到几天前,在一次会议上,张卫华讲起了这个故事,一个关于诚信老人的故事才流传出来。

  77岁的蓝文友目前还担任着古亭村党支部委员一职,是该村年龄最大的村支委。

  虽然年事已高,但蓝文友身体健康还能下地干重体力活。他将自己的健康归结于心态:“多做点好事,心安点,吃得饱点睡得好点,身体自然好了。”

责任编辑:张迪

江苏中医治疗癫痫的方法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